天津數百名大學生落入變相培訓貸連環坑

2018-10-19 11:06:31 星期五  來源:新華網

  上了3次課,學費加利息高達1.51萬多元,天津理工大學學生徐盼盼感覺自己被人坑了。

  同樣認為自己掉入深坑的,還有她的校友孫佳麗。她聽了一堂課,背上了7200元分期貸款,因為有一個月沒及時湊齊錢還款,逾期40多天的各種罰金高達6000多元。

  大學生被校園貸逼跳樓的種種新聞,讓徐盼盼的父親心驚肉跳。這幾天,這位老實的農民找親戚湊齊了錢,一次性把女兒的貸款全部結清。

  而孫佳麗仍在沒日沒夜打工賺錢還貸,為了賺取1小時15元的收入,她不得不從下午放學后一直熬到深夜,有時候她覺得累得撐不下去,不止一次反問自己,“大學本來是美好的,可在我這兒怎么就成了噩夢?”

  徐盼盼入的坑和孫佳麗的噩夢,其實都源自一種變相培訓貸。套路如出一轍:先被學長拉去聽自稱成功導師的講座;導師許下去名企實習或企業內推的承諾,畫出一個“自強成才的美夢”;隨后經歷數小時一對一的游說,大學生們簽下幾千元至幾萬元不等的培訓合同;學生被要求通過第三方網貸公司無抵押貸款交學費。

  近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接到天津市多所高校的大學生投訴類似經歷,有數百名學生都認為自己被誆騙陷入了變相培訓貸,想退費維權卻處處碰壁,有苦難言。

  他們中大多數都是從外地到天津求學,家庭條件普遍較差,迫切渴望通過培訓學點本事掙點錢,然而背上各種貸款后,他們不得不拼命兼職打工還貸,有的荒廢了學業、掛了科;有的甚至由此陷入另一個刷課詐騙的騙局,一無所獲還負債累累。

  為此本報記者進行了多方走訪,調查大學生“自強成才夢”背后,是如何步步入坑、越陷越深的。

  學長、金牌導師畫出的成才夢

  徐盼盼第一次聽到這個關于自強成才的宣講,是在學校的一間教室里。一名姓范的學長站在講臺上,西裝革履,大談自己是如何在大學期間通過努力實現經濟獨立,并擁有自己的公司。話音一轉,他告訴大家,自己正是因為聽了導師盧老師的課,才有機會改變自己獲得成功的。他給臺下包括徐盼盼在內的30多名學弟學妹發了請柬,邀請大家周末去聽盧老師的公開課,并稱,要抓住這次改變人生的機會。

  在距離這所學校幾公里遠的天津農學院,當時還是大一新生的付佳也在學校教室里聽到了內容幾乎完全一樣的宣講。主講人是一名姓韋的學姐,她口中自己的成功經歷讓臺下的新生們蠢蠢欲動。

  請柬上的地址,位于天津高新區一個民營科技園區的辦公區。來自天津多所高校的學生紛紛被校內宣講引導至此。電梯門一開,迎面掛著眾創空間的牌子,旁邊印著數十個合作伙伴,其中包括百度、聯想、小米等企業,以及天津多所高校。記者向天津市相關部門求證后得知,該公司從未獲得市區任何一級眾創空間的授權,其工商注冊信息是一家教育咨詢公司。很多學生向自己所在學校求證,該公司與學校并無合作關系。

  “當時,每個人都穿著西裝,全場放著亢奮的音樂,確實有點小激動。”徐盼盼說。盧老師的公開課用了很長的篇幅講述自己從農村貧困男孩實現人生逆襲的故事,他告訴大家,錢很重要,通過培訓計劃,要讓大家“內外兼修、十全十美”,改變命運。

  按照導師的說法,會提供去阿里巴巴這樣名企的實習機會,會有很多兼職機會,畢業后還有企業內推,優秀的學生也可以到盧老師的公司來任職,月薪輕松拿到2萬元。

  盧老師慷慨激昂地說,大學就是要自強、長本事,他提醒學生們不要告訴老師和家長,“要自己作決定,你要不要在大學更好地成長呢?”

  五花八門的培訓計劃

  盧老師稱,想要獲得培訓資格需要經過面試。隨后,孫佳麗被一個也是學生的工作人員從教室單獨帶到一個辦公室,面前擺著一張培訓費為7200元的VIP課程合同。這個價格讓孫佳麗望而卻步,起身想走。那位工作人員現身說法,“我參加培訓后現在每個月掙1萬元,每月還400元非常輕松。”

  孫佳麗和很多聽課的大學生一樣,經歷了漫長的拉鋸戰,“從下午5點半直到晚上8點多,我感覺沒轍了,不簽就走不了,稀里糊涂就在合同上簽字了。”

  付佳也被談了3個小時,“不報名就不讓走似的”。她承認當時確實被說服了,打算拿出自己打工攢下的錢報個4900元的課程,可跟她談話的人勸她報7200元的VIP課程,夸她很有潛力并許下更多承諾,讓她辦理學費分期。

  那人給她算了一筆賬,7200元學費分期,分18個月還,每個月400元,“我們提供那么多兼職機會,還這400元太簡單了。”

  經調查,大學生們分別被推薦了兩種培訓計劃,分為短線和長線。其中短線計劃是學生與培訓機構簽下會員服務協議,費用分4900元和7200元兩個檔次,機構承諾提供14個模塊88個學時的課程,以及各種兼職和實習機會等福利。長線計劃是學生、培訓機構和貸款公司簽下的三方投資協議,費用為1.28萬元,要求畢業后按照實際月薪的不同比例還款,掙得越多就要還得更多。

  中國民航大學學生張智棟和徐盼盼都報名了長線計劃,協議中要求在畢業后按月工資14.97%還款,回報期限為3年。事后張智棟意識到,按照民航大學飛行員專業學生畢業3年的平均年薪,需要還的錢可能高達6萬~7萬元。

  稀里糊涂背上貸款

  天津財經大學的馬麗婭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綁上了分期貸款。在一位叫劉波的工作人員安排下,她簽下7200元的短線計劃,隨后劉波要走了她的學生證和身份證,“我問他要這些干嘛,他一邊回微信一邊含糊地說綁個翼錢包,我再追問他就沒回答我。”

  經劉波推薦,另一個工作人員來幫馬麗婭繼續辦理后面的手續,他直接拿過馬麗婭的手機幫她操作,并找她要了家庭住址、父母的姓名、身份證號和電話號碼等信息。

  后來才知道這是申請貸款的流程,馬麗婭蒙了,“當時我不知道是貸款,我一直也沒看到什么合同條文,稀里糊涂就簽下了”。記者采訪中,多名學生都表示,自己沒看到分期貸款合同,當時都處在迷迷糊糊的狀態,就已經背上貸款了。

  有的學生稱,第二天父母接到陌生電話,直呼其名,并問其要不要買保險,事后有學長告訴他,那是貸款機構試探其提供的信息是否準確。

  兼職福利竟是連環騙局

  期待中含金量很高的能力培訓課程,讓很多學生覺得質量很差。張智棟說,“講的都是網上復制粘貼來的所謂成功學,很虛,根本不值那些學費,聽了一次就想退課。”記者調查發現,很多學生在聽了1~3次課后覺得不符合之前宣傳的效果,還耽誤了學校學習的時間。

  更多學生是沖著誘人的名企實踐、各種兼職機會和一對一的成長輔導來的,結果發現,那些承諾的兼職不過是去發個門票,一些代理機會實際是去做一些拉人頭的事。張智棟直接拒絕了他們送來的兼職“福利”,因為是讓他去拉更多的同學報名參加培訓。他回憶,“他們說,我拉來一個人報名長線給100元到200元不等的提成,超過30人給上萬元的獎金,還說有的學長一個開學季能掙幾十萬元。”

  付佳沒有等來名企實習機會,所謂的創業指導,其實就是在學校賣點新生用的被子,她沒想到等來了一個更大的坑。一個學長告訴她有個代刷課程的兼職機會,“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學長就要走了我的身份證和銀行卡號說幫我辦,一步步按他說的做,最后發現,自己手機的百度錢包里有了2.5萬元貸款。她追問后得知,這是一個叫嘉科的培訓機構以讓大學生刷課沖量為由,讓他們通過分期貸款交納課程費,這家機構承諾,貸款不需要學生來償還,公司會每月按時替他們還款。

  然而在付佳連續3個月收到嘉科轉賬的還款后,便沒再收到過錢,后得知,這家機構已被警方立案調查,當地公安機關稱正在全力偵破此案。目前,百度錢包將付佳的還款期限后延,等待警方調查結果。而給她提供兼職機會的這家機構稱,涉事員工與公司無關,完全是個人行為,目前該公司一名高層也已被警方控制。

  退課無門 維權處處碰壁

  經了解,目前由意欲退課的學生組成的維權群里,已有近400人,分別來自天津理工大學、天津師范大學、天津工業大學、天津商業大學、中國民航大學、河北工業大學、天津中醫藥大學、天津農學院等多所大學。

  他們中大部分學生只上了1~3次課,希望能退課停止還貸,培訓公司卻回復完全按照合同執行。但學生們認為,合同涉嫌霸王條款,應該撤銷。

  記者調查發現,他們簽署的合同五花八門,合同的甲方分別是幾個不同的教育科技公司。按照合同所寫,如果違約將交付20%的違約金,如果單方面終止協議,若選擇一次性付款的,經甲方同意可退付課程費,需扣除已享受的課程服務費用和20%違約金;若選擇其他支付方式,甲方不退課程費。

  而大部分學生當初被要求分期貸款,因此失去了退費的機會。其中不少學生,報名后,一次課都沒去上過,也沒享受過任何服務,但公司拒絕退款,而貸款公司的催款電話卻如期而至,讓這些大學生苦不堪言。

  孫佳麗上了一次課想退款被拒,不得不每月償還貸款。因為有一個月沒能按時還款,收到催收人發來的微信:“每天滯納金70元,目前滯納金3360元,罰息1500元,轉催收有2000元催收費”,經過孫佳麗苦苦哀求,那人答應把6860元減少到4800元,要求一次性支付。實在找不到人湊錢,孫佳麗不得不又辦理了另一個手機分期,借錢將逾期費用交上了,可如今每月仍繼續收到學費催款的賬單。

  也有一些同學,干脆卸載了貸款公司的手機App,決定不還錢了。天津醫科大學曹鑫鑫說,自己已經還了12期,還差幾期打算不還了,“我沒上課,沒拿到學費,憑什么讓我還錢!”

  付佳和同學們多方求助無果,均被告知只能去法院訴訟。她發愁極了,“我們這些大學生哪有能力和精力去法院告他們呢?”(記者 胡春艷)

  法官提醒:學生簽訂培訓和貸款合同務必慎重

  從裸貸到培訓貸,近年來針對大學生的各種貸款五花八門,由此產生的官司和糾紛也快速增加。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從天津市和平區法院了解到,近年來法院受理的培訓貸糾紛數量呈逐年上升趨勢。

  今年3月,該院宣判一起典型的培訓貸糾紛案,判定解除雙方的《實訓就業協議》,被告返還原告合同款1.5萬元。

  31歲的天津市民王新鑫在網上看到一則招聘信息,打電話咨詢被告知入職要先進行就業培訓,培訓費用以助學貸款的形式從未來推薦工作的工資里扣除。如沒有上班不會扣除。后王新鑫參加了名為天津天軟時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軟時代”)安排的為期4個月的技術服務實訓,但培訓結束后,考試并未通過。但天軟時代依舊與其簽訂了實訓就業協議,協議中承諾,負責對其進行教學管理,保證其畢業具備高水平就業能力;在學完全部課程且考試合格后,為其安排就業,并保證100%正式上崗;若用人單位因個人技術原因辭退學員,該機構將免費再次推薦就業。

  同日,經天軟時代推薦,王新鑫申請了“蠟筆分期”學習貸款1.98萬元,連本帶息共計2.507萬元,還款期限為兩年。此時天軟時代工作人員表示,可以安排其他方向的工作,不再從事技術工作。于是,安排了一個公司打字員的工作,但由于王新鑫打字過慢,企業并未錄用。

  此后,王新鑫表示對天軟時代安排的就業工作沒信心,自己找了一份工作,庭審中,申請解除雙方的合同,退還全部合同款1.98萬元。但天軟時代同意解除合同,但堅稱1.98萬元為培訓費用,因原告已經實際參加了培訓,不同意退還。

  天津市和平區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劉彤分析,原告與被告之間的爭議系提供培訓及就業服務的合同關系,雙方簽訂的合同內容具有法律效力。

  法院認為,在簽訂合同安排原告培訓前,被告對原告進行了考試,原告的技術水平考試成績不合格,而被告的培訓內容和就業方向均為計算機軟件開發和技術服務,在此情況下被告應預見到相應后果,但被告仍接收原告培訓并向原告推薦學習貸款,有違誠實信用原則,應承擔相應責任。

  被告辯稱,收取原告的1.98萬元僅是培訓費用,為原告介紹工作和安排就業是免費的。對此,劉彤表示,理由不足,該費用應為全部合同款項,即培訓費用和安排就業的全部費用,“現被告未全部履行合同內容,且有過錯,故應退還原告部分合同款。”綜合合同約定、原告已經參加培訓的實際情況、原告的自身條件及就業形勢分析,酌情認定被告應返還原告部分合同款1.5萬元。

  劉彤介紹,近年來與就業培訓貸款相關的糾紛明顯漸多,有的是培訓機構提供了部分培訓課程,就人去樓空;還有的是培訓機構未兌現當初的承諾,卻不同意學員退款,導致不少想找個好工作的年輕人,還沒找到工作,卻背上了貸款。

  她也注意到,不少年輕人想維權卻找不到合適的途徑和辦法,有的提出的訴訟請求也不特別恰當。一般來說,如果雙方有合同約定,應該履行,“但如果對方當事人采用欺騙手段簽訂合同,合同本身就有欺詐性質,可要求法院判定依法撤銷合同。”

  劉彤分析此類案件的幾大特點,首先是在熟人中進行,“很多有欺詐行為的案件都是如此,很多人過分信賴熟人,放松了戒心。”她建議大學生不要輕信所謂學長學姐的承諾,一定要有保護自己利益的警惕性和意識。與此同時,培訓貸案件的噱頭都是承諾給安排工作,她接觸的案件中,“所有承諾包安排工作的全都落實不了” 。

  目前一個尷尬的現狀,也是導致大學生維權難的原因——這類培訓機構處于監管真空。

  根據相關規定,教育培訓機構應當辦理教育部門的辦學許可證、物價部門收費許可、工商登記等,才能開展教育培訓業務。但實際上,絕大多數培訓機構,只是在工商部門注冊一個教育咨詢公司,再以咨詢名義開展教育培訓。這就直接導致,這類培訓機構在教學過程中,教育部門無法進行監管,市場監管部門也很難對其教學質量、師資來源等情況進行監管。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信貸平臺為了發展業務,也存在審核門檻低、違約條款不清晰、貸款利息過高等不合理放貸現象。

  “歸根到底,還是應該讓學生自身加強自我保護的意識和能力。”她發現,從很多案件中看出,大學生群體普遍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識。她坦言,雖然一些學生最終訴諸法院,并且如上述案件一樣判原告退還合同款,但眼下培訓機構“跑路”的情況多發,還有的機構進入破產程序,“學生最終是否能拿到退款仍是未知數。”

  劉彤建議,大學生應該通過學校等正規渠道找兼職或求職,特別在簽訂培訓合同和貸款合同時務必要慎重,一定要認真了解各條款的具體內容,同時要對培訓機構的資質等進行深入了解和確認。出現問題,可通過訴訟等途徑維護合法權益。

邢臺日報、牛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

獨家授權邢臺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

相關新聞

廣告加載中...
陕西十一选五官网